球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院真有鬼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8:16 阅读: 来源:球类厂家

刘浩医学院毕业被分配到一家民营医院实习。临行前,几个同学叮嘱他千万小心。因为那所医院闹鬼。刘浩微微一笑,他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这所医院临海而建,是可以媲美公立三甲的私立医院。医院的主体部分是近些年才完工的现代化大楼。而另一部分则是一栋距今已经有70多年历史的德式大楼。据说解放以前,这里曾是日本人军医院,很多士兵都死在这里。至今,在医院周围的土地里,还偶尔能挖到带着钢盔的白骨。

德式大楼的一侧,是五层高的住院大楼。看到这样阴森的住院部,刘浩浑身一个冷颤。虽然刷着一层白漆,依旧掩盖不住大楼的残破和古老。通向入口的道路两侧,浓密的树荫几乎遮蔽了阳光,让道路显的格外阴暗。在墙角蜿蜒而上的粗壮爬墙虎,如同灰色的蟒蛇一样交互错综。在树荫的缝隙,零零散散坐着几个穿着病人服的病人。身形消瘦,神情漠然,如同幽灵一般。

刘浩的指导医生是一个姓王的外科手术大夫,匆匆的交代了几句。王大夫就有了手术通告。听身边的护士说,王大夫是医院的第一把刀,医术一流。这让刘浩很是兴奋。

刘浩的宿舍安排在综合大楼的末端。房间并不大,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窗口正对着那栋阴气沉沉的住院大楼。

“那是?”他刚趴在窗口想要透透气,就看见对面大楼一个白色影子正站在窗前望着他。虽然相隔了几十米,但人影煞白的脸孔放空的眼神,依旧看的刘浩浑身发麻。

“难道这里真的有鬼?”刘浩自言自语了一句,连忙收回目光坐在了床上。等他准备在看一眼时,那个白影已经不知所踪。

下午吃饭的时候,刘浩和其他医生说起了发生的事。这些看惯了鲜血和尸体的医生都大惊失色。

“什么?你确定是三楼东北角那个窗户吗?”一个医生端着碗颤颤惊惊的问着。

“我确定!”

“怎么可能,那是太平间啊!那个时候不可能有人!难道真的是……”

“肯定你是眼花了!说不定就飘了一个白床单。”另一个医生调侃了刘浩一句。

众医生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说着,王医生端着托盘缓缓的走了过来。轻轻的坐在了刘浩身边:“是真的,那个白影我也看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众人一阵惊愕。刘浩更是面色惨白,举起筷子停在空中,半天没有放下。

王医生环视了众人一眼,阴沉下脸色:“还记得上次住院部停电吗?有一个病人的眼睛被人挖走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停电呢!”

“难道住院部真的有鬼?”一个胆小的医生,颤颤惊惊的嘀咕着。

这次谈话,让刘浩的心里很不舒服。晚上躺在床上,他想起了几年前自己的一位老师。她在怀孕7个月的时候惨死在学校附近的树林里,眼睛也是被人挖去的。自己和其他两位老师因为刚好路过那里,还被指控为嫌疑对象。至今那个案子都没有结论。很多人都说那是恶鬼作祟。

“哒、哒”突然的皮鞋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响起。让刘浩浑身一个机灵。

他从床上窜了起来,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隙,向外张望着。可楼道里空无一人。只是走廊上微弱的白炽灯闪烁的更加厉害。

“我真是太敏感了,哪里来的鬼!”刘浩锁上门,自我安慰了一句。再次走到了窗前。

太平间的窗户漆黑一片,如同一只黑暗的眼镜,和其他病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上而下望去,每一个窗户里都似乎有一个故事。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或病痛呻吟,或安然等死。

四楼的一个病人引起了刘浩的注意。他跪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张纸。不停的磕头。整个人都是僵硬的状态,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张老师?”仔细的看着这个男人的脸,刘浩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是自己学校的一位老师。可他为何有如此诡异的举动。

就在此时,整个住院大楼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一道白影,从太平间的窗前闪过。紧接着,住院大楼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吼声。几十秒后,灯光又突然亮起。顺着那喊声望去。刚才还跪在床上的张老师,此时正爬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指缝间满是浓血。

他的眼镜,竟然被人挖去了。

>>

“啊……啊……”张老师的喊声,让刘浩不寒而栗。他又把目光移到了太平间的窗户。那个可怕的白影,又在黑暗中望着他。

这一晚,刘浩辗转难眠。脑海中总是出现张老师满是鲜血的眼窝。他的眼珠就落在地上,却被他自己踩的稀烂。

第二天一早,警察就入驻了医院进行调查。在上次的挖眼事件后,警方秘密为配电室装备了摄像头。在加上医院其他监控数据的比对分析。一个惊人真想被发现了。

根本没有什么鬼,关掉住院部电源的竟然是王医生。而残忍挖掉张老师双眼的也是他。他故意制造医院闹鬼的假象,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行动。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怎么可能?”医院领导和其他医生得知消息怎么也不愿相信。

然而警方随后公布的消息,更是让所有吃了一惊。几年前惨死在医校门口怀孕的女子,正是王医生的妻子。当时有虽然有三名犯罪嫌疑人,但都因证据不足最终释放。

刘浩得知消息的时候,几乎已经石化在了原地。他终于明白,那个白影为何用那种目光注视着他。因为他就是第三个目标。

警方很快找到了王医生,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们杀了我老婆和孩子!”还没等警察为他带上手铐。王医生就大吼了一句,纵身跳下了大楼当场摔死。

王医生的尸体就停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还在住院部那个东北角的位置。虽然事情告一段落,但刘浩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入夜,他站在窗前,太平间的窗户依旧漆黑。只是不见了那个白影。

“哒、哒”门外又回荡起了皮鞋声。刘浩并没有在意。但房间里的灯光忽然熄灭,让刘浩惊出一身冷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反锁的房门竟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血红大褂男人,摇摇晃晃走了进来。虽然男人的头骨塌陷,整个脸依旧完全变形。但刘浩还是认出了他。

“该你了!”男人冷冷一笑,正是王医生。

>>

冰火战姬破解版安卓版

斗罗大陆3最新内购版

魔君破解版最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