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护士的爱情底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2:55 阅读: 来源:球类厂家

苏小宁是玩具厂医务室的小护士,罗可是玩具厂财务室的小会计。

有一天罗可来医务室打针,一进门就先送了一个见而礼,一个喷嚏打得像惊雷,然后就开始咳嗽,腰都弯了,又是眼泪又是鼻涕,大家都掩住嘴笑,苏小宁吓得连忙后退,流行性感冒很厉害的,被他传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上午罗可吊了一瓶水,下午又来医务室打针,当时只有苏小宁一个人在,真是天赐良机,她把药推进针管里,没好气地对罗可说:“脱下裤子趴在床上。”罗可回过头来,大约看到了她眼里的凶光,不像在公车上那么张扬,有些害羞地对她说:“你能不能轻点?我怕打针,看见针头就晕。”苏小宁讥讽道:“怕打针就别生病啊!”罗可有些委屈,“谁愿意生病啊?这由得了我吗?”苏绷着脸也不笑,说:“再说话,别怪我手下无情,”刚刚涂了消毒水,针头还没有扎下去,只听罗可“啊”的一声惨叫,吓了苏小宁一跳,下意识地把针头扎了进去。

罗可半天从床上爬起来,恶狠狠地对她说:“好你个小护士,公报私仇,我不就是在公交车上抢了你的座位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吗?你没看见她的腿有毛病啊?你可真小心眼,我要找你们主任投诉!”说着捂住屁股一瘸一拐地回办公室去了。

苏小宁忐忑不安地等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风吹草动,罗可感冒都好了,她的奖金也没有被扣,说明罗可并没有真的去主任那里投诉她,于是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去了。

有一天,医务室里的小赵戴了一条镶钻的铂金项链来上班,大家都围在那儿看,小赵眉飞色舞地说,是他男朋友去香港出差回来给她买的。小赵比苏小宁还小两岁,都开始恋爱,而且男友出手大方,浪漫多情,把小赵宠得像一个公主,想想自己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是孤家寡人,像一个被爱情抛弃的孤儿,心中郁闷。

正在这时,罗可来找她,她以为还是为上次打针的事儿,于是冷着脸没好气地说:“你还没完了,想投诉找主任去!”苏小宁一脸豁出去的样子。

罗可大人不汁小人过,好脾气地把她拉到走廊里,低声下气地说:“我妈病了,我想请你以后每天下班来我家,给我妈打点滴,如果你同意,上次的事儿我就不投诉了,我们私了好吗?”

想不到这家伙竟然用这件事儿威胁自己,够卑鄙的!苏小宁刚想提出异议,他又说:“我不会白用你的,我可以按照钟点工的计费标准付你费用的。”天啊!亏他说得出口,我堂堂一个护士,只是一个钟点工的价码?苏小宁当然不愿意了,对他说:“干脆把你妈送到医院去住院多省事儿。”罗可说:“不行,我妈年龄大了,住在医院里,生活会不方便的,另外医院里的费用太高,如果你愿意去给我妈打针,就不一样了,花不了多少钱的。”

最终苏小宁还是答应了他,如果他真的去找主任投诉,她的日子就难过了,主任大人刚好更年期,抓住一点小事儿,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让人厌烦得跳楼的心都有,为了耳朵根子清静,只好忍气吞声,暂时先答应罗可。

从此,苏小宁的苦难时代来临了,因为每天要与罗可见上一面,想想都令人难以忍受,这个男人大的缺点倒没有,小毛病一堆,尤为显着的当属小气,什么事儿都要进行成本核算,当会计都当出职业病了。

罗可的妈妈是个瞎老太太,目虽不亮,但心却聪慧,比明眼人看世界看得更清楚。只因患了脑贫血,罗可才想起让苏小宁去家里输液这一招,按说他也算个比较孝顺懂事的孩子了,可是苏小宁就是看不顺眼,特别是他那张嘴,说起话来简直让人受不了。

每次去给他妈打完针,他都热情地留苏小宁吃饭,她坚持不受,心里核计:该不会是吃了他的鸿门宴,我的计时工资就长了翅膀飞掉了吧?罗妈妈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轻声细语地说:“可儿,你带苏小宁去外面吃吧!人家姑娘天天往咱家跑,受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的女朋友呢!”

这老太太更损,先把一顶女朋友的帽子给苏小宁戴上,苏小宁不好冲老人家发火,只好对罗可瞪眼睛,顺便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这种软功夫别人看不见,但却够他受的。他龇牙咧嘴地对她皱眉,在老太太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他不敢出声,苏小宁乐得嘴都合不拢。

罗可掩饰地说:“妈,您老没误会就行了,管别人怎么想干吗?累不累啊?”苏小宁瞪他一眼,心中暗想:“这个男人又呆板又小气,就算我到了30岁还没有人要,我也不会做他的女朋友!”罗可才不管她怎么想,继续说:“妈,外面餐厅里的东西都是中看不中吃,还贵得吓人,人家苏小宁就想吃我做的饭呢!又好吃又省钱。”

苏小宁扭头小声抗议:“自以为是,吃过西餐吗?红烛,玫瑰,银制的刀叉,带流苏的桌布,想想那样的氛围,不吃东西也会饱,你懂吗?这叫情调。”

罗可小声回应:“不就是那半生不熟的牛排、水果沙拉吗?看起来好看,吃起来不饱,哪有酸菜炖粉条来得实在?”

天啊,这个傻帽的观念根本就停留在温饱线上,跟他说情调,不是对牛弹琴?

苏小宁拿起手袋,逃也似的狂奔而去。还好,自己还不是他什么人,否则悔之晚矣,跟这种人一定要划清界限,站稳立场。

苏小宁借故两天没有去罗可家里给他妈打针,她再也不想跟这个又土气又小气的男人纠缠下去。

周一的早晨一上班,小赵逮住她嬉皮笑脸地问:“昨天看到你和咱们厂的小会计罗可在一起,快交代,是不是和人家恋上了?”苏小宁急得脸红脖子粗,分辩道:“拜托你用脚指头想想,我会喜欢他?他妈让请我吃顿饭他都舍不得,小气得恨不能一分钱掰两半花,我会看上他?做梦去吧!”

正讲得兴高采烈,满嘴跑火车,小赵冲她眨眼睛使眼色,苏小宁不明就里地看着她。小赵看她仍不明白,干脆用手往她身后指。苏小宁慢慢转回头,天啊!罗可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在医务室的门口,正看着她笑。她的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一句不漏,眼见得无法兜转,苏小宁只好老了脸皮,跟他打了一张十分难得一见的温柔牌:“我刚才的演讲精彩吗?”罗可老老实实地说:“精彩啊!肢体语言丰富,表情动作生动,如果是比赛,我想一定会拿奖的。”

苏小宁问他有什么事儿,他说:“你两天没去给我妈打针了,她老人家的病重了,你看在我妈的分上,好人做到底行吗?”

苏小宁点了点头。她这人心太软,看到他期盼的眼神,又答应了,可是回到家里就后悔了,干吗就不能狠下心跟他划清界限呢?

周一去单位上班,看到小赵躲在厕所里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苏小宁忙问她怎么了,她看看四下无人,悄声对她说:“他被抓进去了。”苏小宁知道是说她的男友,吓了一跳,连忙问她为什么?小赵说:“挪用公款,平常看他出手大方,舍得为我花钱买东西,以为他很爱我,谁知他的钱竟然来路不明。”小赵恨得银牙差点咬碎了,“早知如此,我才不稀罕呢!”

苏小宁呆怔在那儿,前两天还看见他们在香格里拉吃大餐,敢情不是花自己的钱不心疼啊,这种浪漫打死我都不要。

她忽然想起罗可,除了小气点、买东西爱算计,还有不太浪漫,好像也没什么大缺点。再细想想还有不少的优点呢,老实本分、孝敬老妈、热爱工作,这年头这么朴实的人已经很少了,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定位?

苏小宁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手机想了起来,是罗可打来的,手机里背景声音一片嘈杂,他气息微弱地说:“苏小宁,快来救我,我……撞倒了。”苏小宁一下子心慌意乱起来,顾不得找主任请假,冲出医务室去找罗可。

老远就看到一群人围住了罗可,她冲进人群,抱住罗可就哭了,“小会计,你不能死啊,我不嫌你小气,也不嫌你土气没钱,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

罗可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激动得半天才说:“苏小宁啊,你说谁要死了?”

直到这时苏小宁才看清,罗可没有半分不行了的迹象。她生气道:“不是说你被车撞了吗?”罗可无辜地看着她说:“我出去办事,骑自行车可以省点钱,不成想把一个老人家撞倒了,刮破了点皮,想让你帮人家看看。”

苏小宁红了脸立在那儿,一场误会让她泄漏了底牌,那小子得意地揽着她的腰,“走啊,去我家里吃酸菜炖粉条!”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