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恩师晚年生活不如意20多年未见学生寄钱又送药《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0:55:19 阅读: 来源:球类厂家

闽南网7月17日讯 电影《求求你表扬我》中,农民工杨红旗,为满足父亲弥留之际的愿望,多次找记者报道自己见义勇为的事迹。现实中,今年84岁的施美玉阿婆,也亲手执笔,写了一封“求表扬”的信件给海都。不过,她表扬的不是自己,而是她的一个学生阿开。阿开得知她身体抱恙,既寄钱,又寄药,让她感动得热泪直流。

“他实在是罕见的好学生,如此多情多义,懂得尊长敬老,是我一生难忘的好学生。”施阿婆并不算娟秀的字迹,表达着淳朴的谢意。

“这只是做人的本分,我并不觉得值得一提。”海都记者联系上阿开,他婉拒了采访,只说当年在老师宿舍吃饭的场景,让他一生感恩。

有学生的关心,施阿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八旬阿婆

当了48年代课老师

施美玉,84岁,个子瘦小,眼窝深陷。

因为父亲是菲律宾华侨,施美玉从小在菲律宾吕宋岛长大。上世纪40年代,日军侵占菲律宾,打破了一家人的平静,每日在炮火轰炸中生活,读书的愿望,也变成了奢求,施阿婆只能躲在屋子里,自己学习唱歌跳舞。常年在炮火中担惊受怕,她落下了心悸的毛病,总会觉得胸口闷得难受。

1947年,为了上学,16岁的施美玉回到晋江老家深沪镇浔光村,在当时的浔光小学求学。因为珍惜可以读书的机会,她学得尤为认真。1949年,晋江当地农村缺少教师,施美玉因为勤奋好学,成绩又好,有幸成为一名边读边教的义务代课教师。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代课老师一当,就是四十几年。没有足够的老师,当时施美玉不仅教语文、数学,还教美术、音乐、体育。

昨天上午,惠安城关,施美玉在家中翻看着泛黄的照片,很多教学记忆涌现出来。她指着孩子们身上的表演服说,当时不仅自己做教具,孩子参加表演的服装,也是她自己设计。

虽然已年过八旬,但施阿婆仍然保留着自己动手做衣服的习惯。在众多与学生的合照中,施阿婆翻到了阿开所在的那个班级,“现在眼睛看不清了,这个个子小小的、长相清秀的小男孩,好像就是阿开”。

担任代课教师的生涯中,施阿婆结识了同在晋江当老师的丈夫。虽然日子清苦,但因为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施阿婆还是感到幸福。直到1993年,丈夫患癌去世,她回到了丈夫的老家惠安,继续当代课老师,直到1997年才离开教师岗位。

施阿婆给海都报写的“求表扬”信

20多年未见

一通电话就寄来3000元

这些年,阿婆的生活并不如意。3个女儿相继去世,大儿子一家三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小儿子从事自由职业,也没什么收入。如今,她和小儿子相依为命。有时候,想一想现在的生活,阿婆心里就更堵得慌。

空闲时,阿婆就尤为想念以前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只要一有空,她还是会往晋江老家跑,和以前的学生叙旧谈天。

去年底,在和学生闲谈之际,聊到了阿开。她询问同学们是否知道他的近况,没想到就问到了联系方式。20多年未谋面,施阿婆尝试着拨通了电话,想问问阿开现在过得怎么样。

得知施阿婆的生活现状,阿开很是心疼,在电话里嘱咐施阿婆,若是困难,一定要给他打电话。而放下电话之后,他很快就寄了3000块钱过来,让阿婆好好过春节。

阿开在电话那头的关切,听得施阿婆热泪直流。“因为有了阿开同学的劝导,我的精神也爽快饱满许多,慢慢忘掉了困扰我数十年的心脑病。”施阿婆笑着说,虽然这是比喻,但并不夸张。

“阿开同学不但是我的好学生,更是我的好医生,使我心里万分地感激不尽”,在写给海都报编辑部的信中,施阿婆如是说。

再次相逢 出差都想着给老师带药

施阿婆的感动,并未止于那一通电话。今年农历四月,阿开敲开了施老师在惠安的家门。

阿开的突然造访,让施阿婆惊喜。这一次来,阿开不仅带来了特色水果,还带来了其专程从日本带回来的膏药。施阿婆没想到,自己在电话里说的腿脚有些不方便,不能去晋江看他,他都记着,不仅抽出时间来到惠安,还给她带了膏药和2000块钱现金。“水果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特别好吃”,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和水果的香甜,施奶奶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了起来。

前几天,阿婆还收到了阿开寄来的钙片,她说,“都是英文,看不懂,不知道应该怎么吃”,说这话时,施阿婆又是一脸的笑意。

这半年多来的点点滴滴,让施阿婆心里充满暖流,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感谢。因为经常看海都报,她便在夏夜的晚上,用有些颤抖干枯的手,写下了对阿开的感谢,并寄到了报社。

婉拒采访他说这是 做人的本分

对于这些,阿开却觉得没什么,只在电话那头说,他做的都是一些小事,是做人的本分,根本不值一提。他说,上学时经常到老师家中吃饭,这样的场景,让他难以忘怀。

阿开说,当年他在浔光小学念书,施老师教了他很多年。因为当时没有办公室,施老师下课后都是回宿舍。放学的时候,他经常和其他小伙伴,和老师一起回家吃饭。“老师煮什么,我们就跟着吃什么,我们的家人和老师一家也挺熟悉的”。

去年,再次联系上老师,他也很开心。在电话中,他得知施老师现在生活过得不好,身体也不是太好,去到她家后,看到老师现在住的石头房,还是她弟弟提供借住的,他心里很难受。他说,这些都是在电话中,老师没有提及的。“一对老教师夫妻,一生清苦,却连自己的住所都没有,这种境界,是我们现在很多人理解不了的。”阿开说,关于施老师现在的状况,很多以前的同学还不知道,他希望可以约他们,一起去看望施老师,施老师肯定会很开心的。

阿开说,他还想给施老师下一个惊喜。至于什么惊喜,暂时保密。(海都记者 刘淑清 谢明飞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