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灾难洗礼下的社交网络

发布时间:2020-02-10 22:46:59 阅读: 来源:球类厂家

(速途网专栏 作者:悟网不欢)2008年4月,汶川地震发生时,国内的社交网络尚处于萌芽时期,开心网刚刚成立,校内网(人人网的前身)的影响力局限于大学校园,人们对灾情信息的获取仍然主要来自于门户网站和传统媒体。2010年4月,玉树地震发生时,开心网和校内网羽翼已丰,展现出强大的传播能力,但其熟人关系模式和PC网页访问方式并不是特别适合公共信息的快速发布与传播;此时的新浪微博初露峥嵘,但影响力尚小。人们获取灾情信息的渠道与2008年4月相比并无太大变化。

2013年4月,当灾难再次降临,业已成熟的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加上移动互联网在灾情播报、辅助救援和通信联络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今天,距离雅安地震已近两周,在哀悼逝者、祈福生者的同时,盘点此间社交网络的作用及其重要变化,对于我们思考社交网络的未来发展和社会价值不无裨益。

一. 震情播报

4月20日上午8点03分,几乎就在地震发生的同一时间,由民间机构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建设的地震预警技术系统即发布预警信息,其中给雅安主城区的预警时间为5秒,给成都市主城区的预警时间为28秒。该预警信息实时通过微博、计算机网络、手机客户端、当地电视台和学校专用接收终端等同步发布。与此同时,“@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通过新浪微博发布了地震自动测定信息,8点14分,“@中国地震台网速报”发布正式测定的地震级别和震源深度,该信息在四小时内即转发超过十万余条。8点16分,“@头条新闻”发出了播报地震的微博。当天上午,芦山地震成为新浪微博热门话题第一位,相关讨论微博达到数千万条。据新浪微博官方统计:截止4月20日下午5点,有关四川雅安7级地震的微博总数6400万条,雅安地震寻人微博总数231万条,雅安报平安微博总数1008万条。

根据“@中国地震台网速报”自己的统计,地震期间(按7天计算)该帐号一共发布了345条微博(其中4月20日当天发布99条),累计转发56.2万次,曝光总量1.93亿;其地震速报APP(安卓版)实时推送地震消息8730.7万条,实时送达8619.0万条。

二. 求救信息发布

雅安地震发生6分钟后,芦山县网友“@meaningless_批话多”通过微博发出来自震区的第一条信息,20日当天她共通过微博向外发布13条信息报告自己家附近震后的情况。“@青衣江河畔”是另一个较早借助微博发布个人求助信息的网友,他于20日8时47分发布“芦山发生地震,本人附近房屋大量坍塌,有人员伤亡,求支援!”一文,引起巨大关注。

地震发生12分钟后,芦山县女孩娜娜利用微信向朋友们发出呼救信息:“地震了,我们家的房子没了,快来救救我们,全村房子都垮了,我不知道这个信息发得出去不!如果你们看到就帮帮我们,我们的地址在四川雅安芦山县!帮帮我们!”一位网友把这条微信转发至微博,同时帮她向中国国际救援队微博求助。该条信息迅速得到数千网友转发。

4月20日10点03分,网友“@李之柱_”的一则关于千余师生被困雅安上里古镇的求助微博引发广泛关注。就在微博发出十几分钟后,雅安市雨城区应急指挥部舆情中心就与上里古镇取得联系,进行了核实,并派出救援队员和车辆,对学生进行转移。12时14分,“李之柱_”再次发布微博:“都安全了,车来了,谢谢大家!!!很感谢!!”

4月20日14点30分,腾讯的“雅安地震救助”微信公众平台收到了来自四川的求助——“我们被困在了姚桥镇初级中学附属教师职工宿舍了,目前房子已经全部坍塌了,我女朋友不见踪影,求大家救救我们!”从震区乡镇山村传来的求助信息迅速汇聚到1600公里外的北京,并以每分钟100条的速度爆炸增长。

三. 救援通报

地震后的18分钟,4月20日08点20分,“@中国国际救援队在官方”发表微博:“如果您的手机有信号,那么请您快快告诉我们您的位置、震感和看到的破坏情况。”此后成都军区开通“@雅安芦山抗震救灾”微博,第一时间播报救援信息。在黄金救援72小时内,该帐号共发送微博400多条,让人们有机会了解救援工作每时每刻的进展。

而另外一个救援通报的官方帐号“雅安市政务服务中心”则不断播出和转发诸如“目前雅安受灾地区物资需求:彩条布、雨具为重点;妇女用品、婴幼儿用品如奶粉、棉絮、防水布、食物如面包、压缩饼干、矿泉水、方便面、毯子、帐篷、手电、电池、发电机、收音机、药品等;其中,彩条布是用于未找到住宿的灾民供今晚过夜使用,可防雨。”和“【再次呼吁】从雅安到芦山路上堵车仍很严重,为确保绿色生命通道畅通,再次垦请社会车辆及非专业救援人员服从现场公安交警指挥,不要盲目进入灾区。社会车辆请让行前往灾区救援的部队军车、专业救援队伍车辆。 亲们,理性救援,千万不要让拥堵造成救援悲剧!”等物资需求和求援引导信息。

这些例子仅是沧海一粟,事实上,地震发生期间,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和官方机构均利用相关微博传递了大量的救援信息,使得人们能及时、充分的了解灾区的现状与需要,极大的拉近了与灾区的心理距离,也对救灾起到了巨大的帮助作用。

四. 网络寻人

20日下午四时许,谷歌已为此次四川雅安地震上线了“谷歌寻人”。至20日晚间,百度、腾讯、360、搜狐等国内主要网站也纷纷开通了寻人平台。此外,新浪微博开通了#雅安寻人#的微话题,设定了寻人微博格式;腾讯推出“雅安地震救助”微信公众账号作为腾讯网四川雅安地震救助信息集散平台;360紧急发布360浏览器“地震寻人”插件,一键寻人报平安。

在寻人平台构建初期,各大网站各自为政,信息的共享和互通成为麻烦的问题。在媒体(如“@虎嗅网”)和业内大佬(如“@周鸿祎”)的呼吁和推动下,至22日12点国内主要网络平台的寻人数据已全部开放。14点,谷歌向符合PFIF格式的360和搜狗开放寻人API。至此,各大平台的数据共享之路越走越宽。

据天府早报报道:截止22日15点,百度全网寻人平台已经聚合了各大网站近17000条寻人信息。其中,仅在百度贴吧寻人平台中,已有57人成功找到失散亲友,总点击关注超过2451万人次。

五. 网络监督

20日上午9时30分,成都网友发布微博呼吁成雅高速免费,这则微博在短短不到1个小时内被转发数万次。71分钟后的10时41分,成雅高速沿线收费站已全部取消收费,直接抬杆放行,同时免费的还有成温邛、雅西高速公路。

而4月22日山东一运送救灾药品的车队通过河南高速时被收费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则在微博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口诛笔伐。

此外,对于名声不佳的“某会”,其在地震期间发布的每条微博都要经历网友的苛刻“审核”。对于该会的种种自辩之举,网友“@明发滨江新城社区”的评论“请按照国际红十字会的制度和规范运作,公开透明慈善。”或许真正道出了网民的心声。

六. 知识普及

鉴于汶川地震时所出现的无序救援状态,许多有经验的人士在雅安地震发生后(如左志坚、韩寒等)发表文章介绍自己的灾难救援经历与体悟,呼吁网民理性救援。这些文章在微博、微信上被广泛传播,对人们的盲目救援心理起到了很好的警醒作用。

与此同时,众多专业人士对于自救行为上的一些误区也进行了批判和纠正,例如曾被广泛宣传的“黄金三角区”自救法受到质疑,并在微博上引发讨论,尽管争论没有最终结果,但是通过社交网络这一渠道,仍使得更多的人了解了更多的地震常识和自救方法。

受地震的影响,雅安的一些地方出现通信故障或者线路阻塞,在这种情况下专家、网友和官方部门纷纷呼吁:少打电话,多发短信,多用微信和微博,其目的是尽量不占用语音信道,为关键的救援保留通信渠道。这些呼吁同样在微博、微信上发布、转发,而实际上,在传统语音通信不畅的情况下,微博、微信也成了成为许多灾区民众非常重要的通信、联络方式。这可视为社交网络的双重功效。

七. 网上捐款

除了各公益、慈善自主利用微博、维系发布捐助项目信息外。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与微信平台也分别推出了相应的捐助项目与渠道。

截止23日下午4时,新浪微公益平台协助发起了37个项目,100005笔捐款,累积募资总额超过1亿元。

腾讯则联合财付通与公益平台开通专用捐款通道。用户只需要微信扫描二维码,进入财付通HTML5手机支付中心即可进行捐款。随后,财付通还率先开通了大陆首个支持海外用户的捐赠平台,,使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发行、印有 VISA 或 MasterCard 字样的银行卡同样可以进行捐赠。

大众点评网开通了1元捐助雅安的“爱心团捐”通道,起始50万人民币由官方捐出,截止4月25日已有17万网友点击参与,共募得善款67万余元。

这些依托于社交网络的新型捐款渠道可视为慈善捐助的“微创新”,覆盖率高,可降低网民捐助的成本、加快款项的到位速度,更好的帮助人们奉献爱心、诠释爱心无国界。

八. 遏制谣言

根据以往的惯例,重大事件发生之时,也是大量谣言传播之时。这次地震也不例外:据新浪微博的统计,截至21日晚11时,地震后举报的虚假微博已超过700条。虚假信息发布者不乏微博名人,而微公益在如火如荼推进的同时,也遭遇电话吸金诈骗等虚假信的困扰。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在谣言面前保持理性、寻找真相。大量蹩脚的谣言,例如“磁铁能预报地震”、“土豆能促进伤口康复”被专业人士无情批驳;“地震中大熊猫抱住民警大腿”、“反复消费搜救犬”等无聊举动被网友鄙视;“雅安又一辆救灾军车坠崖”这一虚假消息则直接被成都军区官方微博证伪。

对于如何辨别谣言,速途在线沙龙第42期邀请的社会化媒体营销专家李积鑫给出了一些基本原则:1)对于重大新闻首先关注权威新闻媒体;2)对于所谓从雅安发出的消息,要尽量核实其IP、位置和以前发表的微博内容,核实发布者的身份;3)对于其他人发的微博,可通过观察其粉丝和关注情况,判断此人是否靠谱;4)微博大号需要自我约束,不转发未经核实的信息。而如果发现了谣言,在保留证据之后可选择如下途径进行举报:1)直接利用平台提供的举报功能;2)私信平台运营人员进行举报;3)如以上两条途径不顺畅,可直接拨打110报警。

而要防范谣言的产生和传播,速途网专栏作家王吉伟认为需要智能监管部门与平台运营者摸索更有效的监管方法,同时网民的自我约束也非常重要。

九. 灾难面前的自媒体人

4月21日CRI专门发表文章,赞扬“成熟的自媒体让雅安地震民间救援更有序有力”,认为“之所以有这样一个让人欣慰的秩序和局面出现,重要的原因是,成熟的自媒体培育和发展已经让大多数人具备了在大灾面前保持理性和尽责的公民特征。所以无论是官方的统一组织和号召,还是民间的自发组织与呼吁,最终落实到执行层面都变得比以往要顺畅很多。”CRI的论断是针对所有的微博和微信用户而言。而对于以打造个人品牌为己任的“专业”自媒体人而言,其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以我所订阅的若干微信公众帐号为例,翻阅4月20日-23日的推送内容,几乎全部与雅安地震有关,而且传递的都是非常实用、理性的信息,仅从标题便可见一斑,例如“(转)国难当前,不造谣不传谣也是爱国——雅安地震谣言汇总整理”、“大难当前,我不愿意看到公关的身影”、“WeMedia联盟号召自媒体人为雅安公益募捐”、“曝光些对雅安地震最给力的产品”、“呼吁百度、新浪、搜狐、360等打通各自寻人平台数据”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十. 社交平台与公民网络

雅安地震发生之前,社交网络已经发挥着舆论监督、知识普及和新闻传播的作用。不过其作用主要与自身的工作、生活、喜恶相关,大部分用户或者把它当成工作的工具,或者新闻的来源,或者闲暇的消遣。而地震这一重大事件的发生,让很多的用户忽然发现,尽管通过微博、微信公号这样的弱关系网络,大家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在微博由躁动走向成熟、微信审慎开启媒体之路的同时,经历过人人(校内)、开心网、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平台的人们也逐渐变得成熟、理性。手机、键盘所发出的信息,不再总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无论原创、转发还是评论,社交平台成为每个人的媒体,而这些“自媒体”所发出的微弱声音可能因为某个事件被汇集和放大。通过这个微弱声音,许多用户实际上在为整个社会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履行自己的公民责任,让生活和生命变得更加美好。

由此,社交平台演化为公民网络。

引用我在文章“地震前后,科技还能有什么用?”中的一句话作为结语:(社交平台在灾难面前的表现)“不仅仅是充分的信息交流对于雅安救助的贡献,更是对整个社会心理和人文关怀的贡献。”

宠物知识百科

宠物喂养

羽田爱

美女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