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信产部重拳整治电视互动游戏违规SP

发布时间:2020-02-03 05:21:56 阅读: 来源:球类厂家

编者按:前两年短信业务急速鼓胀带给SP的兴奋“潮红”很快退去,由于急功近利和不规范运作现象的普遍存在,政策整治一浪接着一浪,继去年6月对短信服务乱收费等进行整治以后, 信息产业部目前又将政策整治的目标对准了SP在电视互动游戏中的违规操作。 “目前我们确实在高度关注电视游戏互动节目这一块,正式的整顿通知不久就会下发。”谈及最近媒体和消费者反映强烈的“电视互动游戏存在欺诈陷阱”问题时,信息产业部经济调节与通信清算司资费监督检查处王鹏处长这样说。

进入今年6月,由财经媒体引发的众媒体对电视互动游戏中欺诈消费者行为的深入报道,在社会上引广泛反响,消费者投诉也随之增加,这使信息产业提前开始了对SP在电视互动游中的违规行为的整治。进入7月份以来,信息产业部几乎每周都要召集SP开会,酝酿出台具体的整改措施。

“可以把它看做是自去年6月份开始的SP专项整治工作的延续。”王鹏处长说。至此,SP整治在经过短信资费整治、邮件群发整治等一系列举措后,进入到了电视互动游戏违规操作整治阶段,SP又一次成为政策整治的对象。

混水摸鱼 SP涉嫌欺诈消费者

记者随机调查了周围的10个朋友,100%都看到过不同电视台播出的有奖互动游戏节目,其中有两个还曾经参与过。

据他们介绍,这类节目形式繁多,五花八门,包括有奖猜字、猜图片、预测姻缘、钓鱼、打小偷、找电视剧角色等,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以高额的奖金或名贵的奖品,加以简单的答案,吸引、诱惑用户用短信或电话方式参与节目,然后再通过设置短信或通话障碍,增加消费者发短信的次数和通话时间,从中获得高额通信利润,电视节目播出方与SP进行收益分成。

两个参与者在讲述参与经历时哭笑不得,“我参加的是一个找人的游戏,很简单的,一看就知道人在哪里,但是我打了十几通电话,花了200多元钱,还是没能如愿”,据这位朋友介绍,一般有奖参与的电视节目短信费和声讯话费都是2元左右每条/分钟,而短信一旦发出就“没个完了”,对方会不停地回复短信让你一个短信接着一个短信接着发,就像“走迷宫一样,每走一步都有下一个指示,但你老也走不到终点,就是老也参与不上,根本够不着那个中奖的环节!”如果是打电话参与,一般电话里都会先有一个冗长的游戏介绍,时间怎么也要两三分钟,然后是漫长的等待,最后是“没有抢线成功”,这个过程一再重复,要是博彩心理严重的话,几百甚至上千元的话费都可能被吃掉。“那些数码相机、手机等奖品跟观众花的钱比起来,简直就不算什么了!”

在一份SP与电视台的合作协议中,记者看到电视互动游戏节目的分成比例是4:6,即甲方(游戏内容提供商即SP)为40%,乙方(电视台)为60%;声讯电话收益比例分配也是4:6,即甲方为40%,乙方为60%;而其中的奖品成本是按总收益的10%计算。

而在游戏参与流程方面,双方则有明文规定以“抢线 / 排队方式,体现游戏的火爆,引导用户争抢游戏的机会”。“且在电视画面上显示前几位等待者的电话号码,因此游戏不受观众参与限制。”

有人计算了一下目前湖南公共频道正在运行的一款游戏产品,其每期运行 60 分钟,收益可达 5 万元以上。

显然易见,是巨大的利润驱使SP对电视互动节目趋之若鹜。有社会经济学家指出,这种电视互动游戏节目已经带有明显的博彩性质。“它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视节目了,它是一个纯粹的利益博弈平台,与足彩、体彩的性质没有大的区别。”北京市功全律师事务所李岩律师告诉记者,有些电视互动游戏实际上已经构成消费欺诈,“如果其游戏规则不合法,节目开始前没有明示游戏规则,以’录播’代替’直播’没有明示,这都构成欺诈。”但同时她也指出,现在对电视互动游戏产生的一些问题,取证比较难,也没有相关的法律可以依据,“可以说是法律的盲点”。

权限交叉 信息产业部“一头掐”

“电视台不归我们管,但是SP这一头我们可以’掐死’,谁违规参与,我们就打击谁。”信息产业部相关人士说。

这位人士同时告诉记者,参与电视互动游戏的SP,可以从游戏给的服务号码上很准确地判断出是谁,所以监控起来并不是难事。“看到一个我们就掐死一个,决不会手软。”

据了解,信息产业部对SP的整治一向手腕都很“硬”,早在去年6月就在全行业掀起了SP “严打风暴”,开展了专项整治活动。而对互动类业务的整治,也早在去年初信产部发布的《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2006年工作要点》中就确定了方向,“今后将加大对包括电视在内媒体互动类短信业务的规范和查处力度”。

整治也不可能是“一勺烩”,总要一步一步地展开。开始于去年6月的针对SP的专项整治,重点偏向于手机群发、互联网推广、短信乱收费等问题。由于电视领域的主管部门是广电总局,因此,对于互动游戏的大规模整治一直是采取双方合作的方式。也许正因如此,SP才看到有空子可钻,“正门不通走偏门”,纷纷涌向电视领域,使电视互动游戏一夜间泛滥成灾。

据信产部有关人士介绍,从今年7月中旬开始,信息产业部将对媒体互动类业务进行拨测监控,一旦发现涉及诱骗性、封建迷信类业务,“轻则罚款,重则停业”。

与此同时,四大运营商也向下属的SP公司下发了关于整顿电视互动游戏的紧急通知。7月10日,中国联通发布的《关于对媒体互动类业务进行清理整顿的紧急通知》称,7月11日之前,SP公司涉及违规的电视互动游戏业务必须全部下线,不然严惩不怠。

7月13日,中移动下发的《关于规范媒体互动抽奖答题类业务的通知》也规定,从7月20日起,中移动将组织拨测,对明确要求后仍违规的SP将给予严厉处罚。各家SP公司必须在此前完成业务整改。

违规者停业 行业反思迫在眉睫

“信息产业部此番对SP的整治将给SP带来致命的影响,他们的损失可能会超过1/3,有些甚至可能超过1/2。”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前两年,由于短信业务量的急速鼓胀,造就了很多SP一夜暴富的故事,产业从一开始就养成了对高利润的不正当期望。“行业风气不好,抢钱成风,谁规范谁是傻子。”在SP行业做了4年的阮玉良先生说。“政策的’严打’是好事,将迫使SP从头反思,到底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是可持续发展的。”

“一直以来,SP的营销渠道、推广渠道都很薄弱,难于支撑他们的健康发展。他们需要转型,要从行业应用向与消费者密切相关的服务应用转型。当然,这里面首当其冲的就是观念转型。”信息产业部王鹏处长说,目前阶段,政府主要是从整治入手,先帮助SP树立行业诚信,这是当务之急,同时政府还会出台相关政策推动这个产业健康发展。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SP的准入门槛也应相应地提高,“不能什么人都能进来,投机心理太严重了”。据了解,自从信息产业部开展SP治理活动以来,有很多SP主动放弃了“年检”,退出了市场。同时,行业收入增长也出现了下滑,“这恰恰说明以前是有泡沫的”,王鹏处长说。

随着新一轮整治的到来,SP最后的“淘金神话”正在破灭,SP公司在失去电视这块暴利市场之后,投入反思应该是迫在眉睫的事了。

女星露毛大全

黑丝长筒袜大全

艾小青资料

相关阅读